看了《人间世》后,我再不会同情吴梦

欢乐博

观看《人间世》后,我不会再次同情吴萌

62bef341e5b9470398c73141afb1eaee.jpeg

解决公共号码并陪伴您进入第1843天的研究

中国器官移植的现状一直无法承受最轻微的浪费。

内容:Xi Yu Wang

整理:叶子

在5月1日假期期间,为了避免人们外面的动荡,我选择了《人间世2》,他们在化妆之前从不敢看。在阅读了第二集《生日》和第三集《呼吸》之后,很难不去想世界上第一位不久前死去的肺移植母亲吴萌。虽然她对她非常同情,但在阅读之后我改变了我的看法。

吴萌是肺动脉高压患者。在维持药物的情况下,她可以正常生活,但她不能怀孕。但吴萌没有听医生劝阻顽固的孩子,并进行了肺移植手术。之后,他没有按照医生的建议,拒绝使用药物来对抗感染,从而浪费了宝贵的肺部来源。这种肺源可以用来帮助肺尘埃沉病患者!

我不知道你是否见过《人间世1》《团圆》,它是器官移植。那时,我觉得我国器官移植的现状非常残酷,不能等待移植器官的病人几乎每天都会死亡。更不用说吴梦的肺源是否是通过削减球队获得的。从移植后不珍惜医生的角度来看,她为等待肺部挽救生命的病人感到遗憾。

因为在中国,等待正确的移植器官真的太难了。

中国一直是世界上器官捐献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它的公民只捐赠了大约60万人身体,这是世界上最高的器官捐献率的千分之一。之前的器官移植问题没有被注意到,因为尽管器官捐献者短缺,但死排器官被允许用于器官移植,甚至是主要来源。卫生部前副部长黄洁夫在肝移植出版的一篇论文中提到,中国90%的移植器官都来自死刑犯。

中国政府于1984年颁布实施《关于利用死刑罪犯尸体或尸体器官的暂行规定》:拒绝接受或拒绝接受家庭的中国死刑罪犯自愿将尸体用于医疗卫生单位;由家庭成员定罪的死刑尸体或尸体可由医疗和保健单位使用。

然而,有利有弊,减轻器官差距的代价是一些国际器官移植组织对中国学者的“三大不便”:不允许中国科学家在国际器官移植组织担任重要职务,不允许中国科学家参加国际器官移植会议。发表重要讲话,防止中国科学家在国际科技期刊上发表论文。中国领先的研究人员只能关闭自己研究的大门。

即使在2015年1月初,中国明确禁止在器官移植中使用死排器官作为移植捐献者的来源,并建立了自愿捐献器官系统,但外国仍然质疑该系统,因为他们担心囚犯被监禁。很难保证在环境中自愿捐献器官。

因此,浙江大学医学院的郑树森教授于2016年在肝脏国际发表了一篇文章,由于移植的伦理问题,一年后被撤回。甚至杂志编辑马里奥蒙德利也认为,未来作者应该被禁止在肝脏国际出版,这表明问题是严重的。

885877c3ebbc4bdeab89d22c846f7267.jpeg

禁止器官移植死刑后,移植器官供不应求。当然,从个人的角度来看,我认为让生死囚犯的死刑囚犯捐出有用的器官,拯救生命,赎回罪恶是件好事。

现在,他人免费捐赠的器官是唯一的方法。由于意识形态概念等原因,中国的器官捐献率长期以来一直是世界倒计时。 “保留全身”和“身体和皮肤的父母”的概念影响了千年。对于明清时期父亲和公众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赎回他们切割的器官。因此,我国对器官捐献的抵抗力很大。

尽管有不懈的积极宣传和反迷信的舆论环境,但中国的器官移植病例数逐渐增多,去年已达到世界第二位。问题是对器官的需求也在增长,与两者相比差距正在扩大。

这个问题的短期解决方案是增加器官捐赠的宣传,改善捐赠系统。器官捐赠不仅是一种崇高的行为,也是一种开明的生活态度。这种行为表现出人性,使人的尊严更加实际。

目前,人们对器官捐献是否公平公正的担忧已经成为中国器官捐赠发展瓶颈的重要原因。因此,为了引导更多的公众自愿参与捐赠,除了加大宣传力度,打破传统观念外,还要建立透明,公正的器官分布和移植制度。

但从长远来看,最好的解决方案取决于技术进步,例如干细胞技术的发展,这使得人造器官成为可能。由自己的干细胞产生的器官不仅可以解决供需问题,甚至可以避免免疫排斥。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本文由Spiral Student Xiu Wang提交,授权编辑发表这篇文章。本文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螺旋式立场。

- 结束 -

4077c1e757574aad80ca61f0936d5efc.jpeg

深度|反疫苗趋势,谁在寻求帮助?

bcf73ea11e444a2691bc01ec1f9c5321.jpeg

深度|这项NSR研究被西方科学家认为是“严重违反动物伦理”!

388322c55fc24dcfba19309d3ff3280a.jpeg

深度|从“天使”到“第一恶”,医生堕落的道路?

,看多了